亿比特币网专注加密货币资讯和比特币行情走势分析。为比特币爱好者提供今天比特币价格,加密货币资讯,区块链行业信息,比特币行情分析等内容。
当前位置:亿比特币 > 数字货币 > 正文

数字货币的重要是服务国内市场,需要健全自己功能,参与国际货币角逐

09-22 数字货币

4月18日晚,博鳌2021亚洲平台举行“数字支付与数字虚拟货币”分平台。来自很多亚洲国家的央行官员参加了讨论,讨论了目前数字虚拟货币监管的热门问题、数字虚拟货币对金融体系的影响与数字货币的外贸用。

博鳌亚洲平台副主席、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的数字货币不是为了外贸目的,而是为了借用科技进步为公众提供支付便利,特别是互联网+普及之后。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也表示,目前数字货币的进步重点是在中国竞价用。

“中国有14亿人口的很大的零售市场。大家期望有一个更便捷、更有效、本钱更低的支付系统。刚开始,央行没考虑是要打造批发体系还是人民币国际化,而是从零售体系入手。”周小川说。

中国人民银行开发的数字虚拟货币,原名数字虚拟货币/电子支付(DCEP),现更名为数字货币(e-cny)。它的主要功能是取代M0,即流通中的现金,而不是银行存款(狭义的M1和广义的M2)。

“数字货币现在被概念为M0货币,因此主要影响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传导政策。金融科技公司prime stark首席实行官邓科在同意《链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中国对M0货币的管理,大额现金买卖可能涉及灰色地带,数字货币的用大大增强了中国对M0货币的管理能力。

邓科觉得,用数字货币,第一进一步减少了以数字方法进行在线支付结算的本钱,减轻了商户尤其是小微企业的负担。是国内推进普惠金融的要紧环节。第二,数字货币的用给已经处于半垄断状况的支付结算市场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会,“对金融市场的其他影响还有待察看,但假如数字货币突破M0的限制,进入M1或M2范围,它将给金融市场带来更深远的影响和变化。”

“数字货币的直接影响是支付,尤其是移动支付”,北京大学国家进步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一平觉得,数字货币在发挥支付功能方面确实有一些独特的优势:一是,数字货币由央行发行,具备法律补偿性质,基本没有违约可能性;第二,数字货币支付的本钱可能低于移动支付,因此大家在用主权货币支付时无需支付;第三,数字货币可能有一些更具包容性的特征。

黄一平觉得,虽然数字货币一定会对移动支付产生影响,但到底会导致多大的影响还不了解。一方面,今天的用户用移动支付不止是由于他们的支付功能,更是由于整个支付工具生态系统。另一方面,即便数字货币可以横扫市场,也并不意味着支付宝或微信将退出市场。相反,将来的支付钱包更大概不只持有与银行竞价推广账户有关的传统人民币存款,还持有数字货币。

黄一平觉得,数字货币可能带来的最根本的变化是支付系统的数据采集和剖析模式。现在移动支付的基本模式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各自打造一个支付体系,其他机构加入不同阵营,最后在移动支付市场上构成“阿里系”和“腾讯系”。它们是独立的和不有关的。这种模式并非最佳的状况,但优势在于移动支付机构可以完全跟踪资金流动的全过程。不过,数字货币落地后,状况可能会有所不同。在将来,它将是一个数字虚拟货币和九个钱包的国家。优点是它们可以相互买卖,但从那时起,每一个机构只有整个买卖的一部分数据。将来,可能只有中国人民银行拥有完整的云数据。”

假如把完整的数据学会在央行手中,一方面可以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另一方面,大家需要考虑云数据会不会得到有效挖矿和借助,数字金融的进步轨迹会不会被彻底改写。

“大家目前的目的是打造一个稳定的国内数字虚拟货币人民币和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同时,与国际合作伙伴合作,打造外贸支付解决方法。”李波说。

从去年十月开始,数字货币在深圳、苏州、北京、成都等地试点,走在各国央行的前列。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在外贸支付、促进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有哪些用途也被愈加多地提及。

李波在平台上表示,目前数字货币的进步重点是在中国竞价用,“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大家的目的不是取代USD或其他货币,而是让市场做出选择,进一步便利国际贸易和资金投入。”

黄一平觉得,数字货币可能不是完全意义上的CBDC。其主要功能只不过零售范围的小额支付,而不是批发。而且,因为人民币尚未达成自由兑换,更不需要说国际货币,数字民币没办法真的参与CBDC的角逐。

此前,国际清算银行(BIS)成立了由7家央行组成的CBDC工作组,并没邀请在这一范围进步较快的中国人民银行参与。这也引发了各国央行是不是将中国排除在规则拟定以外的猜测。

黄一平说:“但,假如中国不想错过新的国际货币角逐和国际货币体系规则的形成,就应该加快协调推进数字货币落地、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人民币国际化。

事实上,因为各国都有我们的宏观调控和货币主权,各国的规范有非常大的差异,而且各国央行的数字虚拟货币都是以本国货币为基础的,所以在用过程中会有不一样的规则。从长远来看,货币将朝着一体化或容易化的方向进步,但现在各国央行之间数字虚拟货币的互操作性仍然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大家不会急于找到解决方法。是时候选择不一样的选择来试验不一样的技术了。

近期,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与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央行一同启动了MCBDC桥研究项目。据了解,此举的目的是探索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在外贸支付中的应用,该项目得到了香港国际结算银行革新中心的支持。

事实上,达成人民币国际化,参与CBDC角逐,不止是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发挥更大用途,也是保障国家金融安全的要紧方法。

“中国正逐步增加对国际经济活动的参与,深化与其他经济体的合作与交流,增强中国在细分行业和范围的话语权。这也使得中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需要日益强烈。”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数字经济学家陈晓华对链新表示。

陈晓华觉得,货币国际化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进步到肯定阶段的产物,也是国内货币金融策略的要紧组成部分。在目前积极推进国际化的背景下,数字货币能够帮助人民币国际化。

数字复兴基金会常务董事Cao Yin告诉Lianxin,任何一种地区货币的全球化都面临地缘政治博弈的问题。数字货币要想走得更远,需要与世界主要贸易国合作”过去,中国与日韩有本币互换协议。尽管这部分协定是断断续续的,规模更不是特别大,但它们是与主要全球贸易伙伴合作的要紧政策基础。假如大家可以用数字货币替代下一时期的本币掉期余额或本币掉期金额,将是数字货币更好的进步机会。”

黄一平觉得,将来的国际货币可能是USD数字虚拟货币、人民币数字虚拟货币或其他国家的数字虚拟货币,甚至是超级主权数字虚拟货币,“将来,国际货币争端最后应中心化在一个或几个CBDC上。数字货币参与这场角逐的一个基本首要条件是健全自己功能。”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lyyinxingshu.cn//huobi/275.html